独家调查:盗版屡见不鲜,我在闲鱼上买电影资源

KK 2020.04.14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柏林国际电影节闭幕后不过一月有余,蔡明亮导演新片《日子》的样片近日就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了。

这部电影此前仅仅因为入围了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之后,有过小范围了的展映,此外并没有进行任何公开的放映。如今,作品还未发行,仍在卖片阶段中,但样片遭遇泄露,必然造成不少的损失。

蔡明亮导演通过豆瓣发文坦言,“我感到非常沮丧和失望,我倒没有太过愤怒,因为这样的事总会到来,只是早或晚,而这回来得过早……”他恳求网友阻断传播,帮忙揪出元凶。


随后,他又三度发文,谴责那些通过非法手段,将电影《日子》的资源进行传播的人。同时,他更希望这些人能主动联系他,通过如今的网络技术手段,找到真正源头。

这已经不是蔡明亮第一次使用网络平台为自己维权了。

四年前,他就曾因一个名叫“蓝影网”的资源网站擅自发布他的电影作品资源,在微博上连写十余篇《对贼念经》,对其日日声讨。最终,以蓝影网关闭网站、微博,清空所有资源,并承诺永不再传播盗版资源作为事件的结尾。


周而复始,盗版传播事件并没有在四年前画上句号,而是越来越猖狂,也难怪蔡明亮导演会说,“早得令人不知所措,对人性感到一股寒意。”

盗版电影对于电影创作者的“寒意”仅限于此吗?或许比我们想得更严重。

顺藤摸瓜,我在闲鱼上买了电影资源

从《日子》豆瓣页面来看,如今标记看过这部影片的人数达到800余人,已经无比接近标记“看过”蔡明亮导演的VR作品《家在兰若寺》的人数。后者出于对放映条件的高要求,经过了2年左右在全国各地的小规模展映,才勉强达到该数值,而《日子》在资源泄露不过一周的时间,就将和其持平。

《日子》(左)和《家在兰若寺》的“看过”人数

盗版一直是电影创作者所重点防范的事件。我们在之前3月初的复工调查中,就曾了解到,由于不少好莱坞电影都已经登陆海外流媒体,或者以音像品形式在欧美地区发行,导致很多国内的片方现阶段不得不花较大的精力,去处理因此产生的盗版资源。

《1917》《小妇人》《刺猬索尼克》《多力特的奇幻冒险》等电影此前都计划在国内上映,但因特殊情况,不得不暂缓发行计划。这些电影在不同地区的上映安排,均是按照该地区自身的发行计划进行。


如今,这些影片已经登陆了海外部分地区的流媒体平台,间接导致了电影盗版的流传。

小电君在闲鱼上搜索这些电影,几乎满屏都打着这些电影的“电影票”的旗号,但实则都是贩卖盗版资源链接。价格从0.49元、0.99元到1.2元价格不等,有的不少还提供“套餐”打包服务,享有一定的折扣。量多或者是刷客的话,都可以有一定的优惠,甚至有的店家推出“终身会员制”,付费29.9元永久享有其朋友圈全部影视资源。


小电君随即便咨询了《1917》《小妇人》等影片资源,都轻易买到了,就连此前刚宣布引进的日本动画《你好世界》,也能花1元钱买到。


不过当问到是否有《日子》资源时,很多店家都告知没有。在咨询了多家之后,终于有一位卖家回复,“有,代找(资源)1.2元/部。”而我们对话的商品页面上写着,价格0.66元。

不同的店家在售卖过程中,都是利用“网盘发货”的模式。当买家付完款之后,卖家就会通过加微信或者是百度云盘直接加好友分享的形式进行发货。整个过程非常方便,对于熟悉百度网盘操作的人而言,整个过程差不多1-2分钟,即可完成操作。

在购买的过程中,小电君也问了店家为什么不直接通过闲鱼直接发链接呢。他告诉我们,“不发链接,(会被)封号。”


因为存在被官方封号的可能,所以这些号在售卖过程中,都是以“《XXX》电影票”为关键词。不少店家也跟我们验证了,去年有一阵子平台严打过盗版资源,所以现在如果写“电影资源”的话,会被判定违规,有永久封号的可能。

在沟通过程中,店家也开始和小电君推荐起了其他影视作品,他告诉我们,“近期买电视剧资源比较多,《我是余欢水》《三千鸦杀》《鬓边不是海棠红》买的人都很多,海外热门剧也不少。”


电影方面,“主要靠抖音博主推荐,那些热门有噱头的就很多人问。像之前《猎杀》《饥饿站台》《隐形人》都是热门。”

这些正在售卖的影视资源,多是上架海内外流媒体平台的影视作品。店家告诉我们,“其实大部分买的人都比较懒,又想更快地看到这些作品。这个肯定比买视频平台的会员便宜,所以大家也都很乐意花更少的钱。”

野火烧不尽?任重而道远

事实上,这些店家都知道售卖盗版资源是一种侵权行为。但是,在利益面前,他们似乎都愿意铤而走险。

打击盗版的事情,各个平台都一直在做努力,尤其是去年春节档大规模盗版资源流出,更是对此严打严防。即便如此,盗版依旧是长久以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业内顽疾。

从事电影发行多年的小怀告诉我们,“这个真的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联系相关公司,利用技术防止资源传播。一般常见的就是该资源你没法分享或者下载到本地。”

“中国所有的制片、发行方都知道盗版的存在,但是几乎所有影人都毫无办法,不得不忍气吞声,走法律途径的更是寥寥无几,因为诉诸法律代价与成本太大,不仅取证困难,赔偿更是微乎其微,内地电影产业每年因为盗版损失预计超过十亿元。”电影人张晗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

“只要我们这里的源文件没有被删掉,就肯定能保证资源。”店家倒是对平台和谐并不怎么在乎。“有的资源我们就不挂在网上了,但你可以直接在微信里问,我们直接找给你。”

甚至有店家理直气壮地发出“公告”,“强调本店提供素材均来自互联网,不对涉及的版权问题负责,商品价格仅为店主整理及劳动行为以及店铺日常运营,不代表素材本身价值。”


“这肯定算涉及侵权了。” 小怀看到这个公告的时候,非常气愤。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电影属于著作权作品,电影的著作权包括发行权以及网络传播权,未经允许复制电影资源、对外传播盗版电影资源属于侵犯了电影的所有权人的发行权和网络传播权。可以想象,但凡产生了盈利,卖家的这种“公告”只是一场儿戏行为,并不会让自己轻易免责。

小怀告诉我们,“现在很多人还是清楚这是违法行为的,我们平时也能在看见在微博上,有的观众会直接晒出资源链接,协助我们打击盗版。这种事情其实在慢慢变好,就像以前的偷票房事件一样,大家对这方面越来越重视,监管模式和相关政策也越来越重视,”

此前网友自发抵制和举报盗版行为

诚然,面对现在的盗版传播,一些投机者还是一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态度。所以只有观众从自身提高版权意识,降低盗版的需求,慢慢地这些投机者就无利可图,电影市场秩序才能得以净化。

最惹眼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