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没有草原,荒诞失意的中国式青春,值得入围戛纳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21.11.28

青春,永恒的话题。青春片,经久不衰的类型。

青春片很多千篇一律,可这部90后导演所拍、戛纳入围的片子,虽然也是在讲青春,但很不一样。

这是一个大四快毕业的小青年,面对人生十字路口的焦躁青春。

本文有剧透。

1

阿坤是录音系的学生,每天不怎么上课,现在到了大四这个关口,还有延毕风险。

他有个好兄弟童童,每天和他一起混日子,有个女友,天天做礼仪跑活动。

阿坤在中介忽悠下,用很便宜的价格买了一辆吉普车。

这辆吉普车,经常故障、溜车、冒烟,出各种问题,但阿坤很喜欢,去哪儿都开着他这车。

他买这辆吉普车的时候,就想去内蒙。这是他心里的浪漫,他还想带女友去。

但去内蒙这事,一直没成行,女友也不热衷,阿坤大多时候还是困在日常的琐碎里。

他帮学长拍电影做录音,片场因为工种边缘被忽视也就算了,最后项目干完,还被白嫖,没给工钱。

女友在礼仪这行越混越熟,但阿坤好像没什么发展,始终在原地踏步。

阿坤实在是没财路、没工作,他缠着学长介绍了个业余爱好唱歌的大哥,这大哥需要一个录音师帮他录音。

结果等阿坤去了才知道,这大哥的业余是有多业余,这家伙一张专辑里有一百首歌。做好的专辑也卖不出去,还让阿坤帮忙卖。

阿坤好不容易处理掉一箱,大哥又让阿坤再拿两箱。阿坤其实第一箱就没卖出去,他不干了。

女友想让阿坤把吉普车报废了干点正事,但阿坤还是一门心思想着开他这破吉普车去内蒙。

小情侣渐行渐远、关系破裂,但就在此时,有个去内蒙的机会摆在阿坤面前。

学长的片子收音一塌糊涂,根本用不了。这片拍的是内蒙的故事,阿坤就鼓动导演带拍片团队搞把大的,直接去内蒙补拍。

阿坤终于借着机会到了内蒙,但他发现在这儿他还是个局外人,也什么都没变。

2

《野马分鬃》这个词,是武术运动中拳掌类基础动作,太极拳有这一手。但要说和影片内容的关系,只是比喻和意向。

就像电影借学长导演之口所说,片中无马,但是心中有马。片名野马,是一种精神状态,是一种喻示,不是什么主线。

除此之外,电影叙事手法并不高深,技法比较朴实,没有一些新导演玩花活的癖好。

虽然电影是以琐碎的生活细节构成,但剧作还是有特殊之处。

《野马分鬃》里有人在拍电影,有片场的故事,也算戏中戏结构。

但本片有趣之处在于,它不是普通的电影戏中戏。

它和早年经典的《八部半》《日以继夜》,和前几年比较火的《摄影机不要停》等等以拍电影为题材的电影,都不太一样。

这些讲拍电影过程的电影有个共性,主角一般是电影剧组的核心角色,不是导演,也是男主之类挑大梁的身份。

但《野马分鬃》主角在剧组的分工,是录音。

选择录音这个剧组中非核心的工种,去展开一个戏中戏的故事,很特殊,毫无疑问这也和导演个人经历有关。

《野马分鬃》是新锐导演魏书钧的处女长片,他在本科期间正是录音专业,也真买过一辆吉普车,他自述影片结合的个人经历,有三成。

男主周游,青春题材演过《左耳》《风犬少年的天空》,但都不是男一。总体而言,魏书钧作为新锐导演,拉不来一票名演员,但演员算是把角色的味道演出来了。

3

《野马分鬃》的核心不围绕爱情,没有那么多你爱我我爱你的情情爱爱。

片子核心在于没有核心,它讲述的是一种状态,是少年焦躁和无处安放的情绪。

作为天天想着去内蒙,学录音搞艺术的大四学生,阿坤的生活可能不具备大众观众代入的普适性。

所以对标的话,虽然水准差不少,但味道有点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那片也是创作者结合个人经历,借着讲军区大院小子们缅怀青春。

在《野马分鬃》里,阿坤把吉普车视作逃离生活的浪漫,带着女友去深山野林,把内蒙大草原的景色视作对庸俗的救赎。

但实际两人追求早就决定他们必然渐行渐远,男的想去内蒙,整点自然风光;女的想带老爸去香港,更爱灯红酒绿。

这种分离感,不仅是主角和他女友,更一直贯穿全片。

所以阿坤的焦虑,最终来源是和周边世界格格不入的局外人体验。

他在学校,是局外人。专业能力他有点,但天天不上课,老师也准备让他重修,除了童童没什么朋友。

他在片场,是局外人。拍戏时是边缘不被重视的录音,电影杀青了,他没获得什么,钱也没拿到。

他在女友的生活里,是局外人。他去各个工作场所找女友,经常只能在一边看着、要么就是门口被人赶出来。

他对艺术而言,也是局外人。

谁都搞艺术,胡乱唱歌的大哥;天天王家卫挂嘴边、志大才疏的导演;还有边乱喊叫边写书法的伪大师,但阿坤只能看着。

他就像自己那辆在北京城显得不合时宜的吉普车一样,是孤独的局外人。

他唯一浪漫的时刻,就是听着收音录下的大风,仿佛置身草原。但实际生活还是真实的、庸俗的。

等到片尾吉普车在草原驰骋时,这似乎浪漫主义的结尾,终结在主角因为无照驾驶进了局子。

而等到从看守所里出来,他以五百块钱的价格把那辆承载他梦想的吉普车卖出去,坐在出租车上时,听到了电台里放大哥出品,一张专辑一百首歌的专辑《地球人》。

这是电影点睛之笔,也是供观众任意解读的荒诞黑色幽默,电影在这儿升华了。

所以《野马分鬃》这片子,说它真,确实真实,说它荒诞,也够荒诞。

它可能不是一部大众的片子,但却是一部足够独特的片子,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Movie

推 荐 阅 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