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第37个教师节快乐!刘德华、甄子丹这样当老师

keva 2021.09.11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2021年9月10日,我们迎来第37个教师节。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挥笔写下歌颂老师的经典名篇;近数十载,一众电影人亦以光影为载,在大银幕上塑造了一个个生动、活泼的老师形象。 

诸如朱一龙在《贴近你心跳》中阳光开朗的体育老师、于谦《老师·好》中看似古板不近人情、实则认真负责的“霸道”老师,以及秦海璐《青春派》中说一不二、威严十足的严厉班主任,都是大银幕上可圈可点的银幕老师形象。 

老师永远都是照亮学生未来的一束光。恩师需记,师恩当念。适逢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我们不妨在缅怀青春,感念师恩的同时,一起看看大银幕上教育者的众生相吧!

01

第2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一部将镜头对准山区教师无私奉献的电影横扫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四项殊荣。这部风头一时无俩的作品,正是《美丽的大脚》。  

张美丽(倪萍 饰)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历经丧夫丧子之痛后,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倾注在村里孩子身上,在志愿者老师到来之前,一直是村校里唯一的教师。

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始终以真诚与热情对待每一位学生,坚持把自己的所学所识一点一滴教给他们。

为了孩子们能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她放下尊严寻求资助;为了孩子们长期有老师教导,她毅然放弃留在北京,选择回村教书.....

张美丽所诠释的,是山区老师的坚守、真挚与朴素。 

同为乡村老师,袁泉饰演的志愿者老师则是另一种写照。她来自北京,会弹琴、会朗诵、知识渊博,落落大方,初到黄土高原时,就因水土不服而萌生离开的念头,但等到真正要走的一刻,又因为不舍学生而却步。

曾经选择告别乡村教学的志愿者老师,在张美丽意外离世后,又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归这片沙尘滚滚的土地,自觉肩负起为孩子们传播知识的重任。

乡村老师的生活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热情豁达的她,最终成为张美丽传递星火的“继任者”。 

片中令人动容的一幕,是张美丽深情地对学生说,“人可以穷,但志不能短。大家一定要好好读书,走出这座大山,要考上好的大学,回来建设家乡,这样就可以不用每天吃洋芋、不用被人瞧不起......”一句句含泪的告诫,是她对孩子逆转人生命运的教育,更象征着一名乡村教师对孩子的无限期待。 

提及银幕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乡村教师,还有《我和我的家乡》之《最后一课》里范伟饰演的老教授。

远在异国他乡的教授因为脑梗引发痴呆,可仍深刻在他脑海里的记忆,是包含数十年前在望溪村小学教书的经历。于是,一群已经长大的学生,竭尽所能把已经变样的教室恢复原状,希望和老师重回过去的时光。 

范伟角色的原型,是扎根山区近40年的乡村教师方平尔。戏里,学生们费尽心思制造人工降雨、教授坐小船离开,学生站在桥上送别等场景,都取材自方老师的真实经历。

方老师常说,“我放不下村里的孩子们,尤其是那些留守儿童。”这映照到范伟在戏里的角色,则是他即使退休,心底也未曾真正放下对学生的惦念。 

山区孩子教育资源贫乏、教育设施设施相对落后,乡村老师的作用不言而喻;而城市孩子虽然物质条件宽裕,但成长烦恼亦将他们紧紧缠绕,老师引领学生心灵迷途的使命,同样不轻。

 《大师兄》里,甄子丹饰演的陈侠化身成为“麻辣教师”。因为他的学生,或好勇斗狠、或沉迷游戏、或无法专注,个个品学皆劣,这使陈侠不得不和这群调皮少年斗智斗勇,甚至在校园“大打出手”,采取非一般的“另类教学”。

好在,针对问题学生背后存在的隐情对症下药,陈侠的“教学”逐渐奏效,他化解了学生的心结,带领他们走出“堕落”怪圈,并最终赢得全班的喝彩与尊重。

骨子里,《大师兄》讲的是老师守护学生,永不放弃每一个孩子的故事。同样地,《热血合唱团》亦有些类似。

电影里,刘德华所饰演的音乐老师严梓朗,要带领一群因闯祸而被迫参加“热血合唱团试验计划”的废柴学生完成自我挑战。

面对一群五音不全,无心向学的孩子,严老师可谓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蒙眼走路、两人三足,或共同游戏,或苦心劝学,他热衷带领学生体验成长挫折与喜悦,鼓励大家勇敢向前。 

银幕上的老师形象总是各式各样。乡村教师也好,城市老师也罢,严厉老师也好,慈爱老师也罢,他们教学初衷与教风格或不尽相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总能为学生带来新的希望,用爱心浇灌着学生的成长。

02

每一个老师的教学生涯,都有说不尽的幸福与辛酸,而每个塑造“银幕老师”的演员,在为角色倾注努力的同时,亦能深深感受到教育者的不易。 

因为现实生活与角色状态相距甚远,倪萍直言演“张美丽”压力很大。为此,她先后走访了多所小学,观察乡村老师的点点滴滴,并从改变话音和外形开始,尽可能贴近角色。

近70天的拍摄时间,几乎都是早五晚十的作息,她分享道,“这都是乡村老师的常态。”



范伟在《最后一课》种塑造乡村教师时也坦言,为了呈现真实的老年状态,他每天单化妆就要两个小时,拍摄过程中,更能切身体会老师这份职业的艰难,“尤其敬佩乡村教师!”

区别于以往出演的角色,甄子丹谈及《大师兄》里的陈侠,表示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角色,“这部电影动作戏非常多,赛车、爆破、格斗都有,但老师的设定让我无法使用武器,所以只能就地取材,比如拿粉笔之类的文具‘搭档’,难度挺高。”

此外,刘德华为了更好地出演音乐老师,不仅专门跟着香港儿童合唱团体验生活,更向专业指挥家请教指挥细节,并巧妙地将其融入到角色塑造当中。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的银幕老师形象,似乎更加深刻。无论是甄子丹饰演的陈侠还是刘德华饰演的严梓朗,他们的过往,都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前者曾是经历过战争伤痛的特种兵,也曾是青春阶段的问题少年,一直以来,都因亲手“打碎”同学的钢琴梦想而无比愧疚;后者光鲜亮丽、主张有教无类,但也曾因教学成绩不佳而酒驾逃逸。

可以说,身为老师的他们,在完成对学生教导的同时,也在完成对自己的救赎。 

对于电影中教师形象的拓展,国内教学研究者张宁娟总结道,“银幕上的中国教师”一般呈现出对待学生关怀备至、视如己出,对待教学认真负责、敬业奉献,备受爱戴与尊敬的职业形象。

但随着社会各式矛盾暗涌奔流,银幕上的教师形象也逐渐由原先的高高在上到现在更注重和学生之间交流对话,形象内涵中融入了更多的社会现实与个人情感生活。 也就是说,未来的电影里,老师形象或会随着社会变迁迎来更加丰富的内涵。

无论如何,银幕教师只是千千万万个教育工作者的缩影。对于这群可爱的人,我们应该做的,是将知识素质转换成人生滋养,学会感恩,学会奉献,以报答老师们的谆谆教诲,以及他们在三尺讲台奉献的半生。

最惹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