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从《天才枪手》到《断舍离》茱蒂蒙:想合作周冬雨

米洛 2021.06.18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手里的东西如果不会让你怦然心动,说声‘谢谢’,丢掉即可。”这是近年来风靡的“断舍离”整理法的法则,也是新片《就爱断舍离》的出发点。

因在《天才枪手》中饰演高冷学霸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泰国演员茱蒂蒙·琼查容苏因,这次在《就爱断舍离》中饰演崇尚极简主义的女主角小琴。

因为想要把从小长大的地方改造成设计工作室,小琴开始了与满屋子旧物“断舍离”的过程,也由此牵扯出了有关爱情友情与原生家庭的种种讨论。

影片曾获得第15届大阪亚洲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第14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造型设计奖,也在去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备受瞩目。

在《就爱断舍离》中国公映前夕,我们也有幸连线女主角茱蒂蒙·琼查容苏因,听她分享了新片的创作幕后,以及与中国的特殊缘分。

谈新片

“断舍离”难,出戏更难

《就爱断舍离》是茱蒂蒙与导演纳瓦彭·坦荣瓜塔纳利《死于明日》和短片《谢谢分享》后的第三度合作。

在《死于明日》中,纳瓦彭曾用文艺的笔法大胆触及“死亡”的主题,而这一次的《就爱断舍离》,他则套用了起源于日本的“断舍离”理念,探讨人应该如何与过去道别。

茱蒂蒙坦言,在接到这部戏之前,自己对“断舍离”和“极简主义”并不熟悉,自嘲房间很乱,也喜欢收藏各种东西。

为了接近人物,她专门找来了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的著作,还参加了相关的“工作坊”,设身处地地去揣摩角色的心理与行为逻辑。

在茱蒂蒙看来,自己与小琴的性格并不相似,“小琴很希望照顾所有人,遇到问题会积极地去改变,而我一定会先睡一觉(笑),醒来后再慢慢想怎么解决。”

茱蒂蒙认为,小琴自作主张地将旧物还给老友,试图与前男友和解,帮助母亲告别过去等种种行为,是出于对他人的关心,但多多少少也带着“一厢情愿”成分,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自私的,“她只是在做自己认为对别人好的事情,而没有真正问过别人究竟想要什么。”

电影中,小琴有多场情绪爆发的哭戏,对演技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茱蒂蒙说,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没什么技巧,只有让自己彻底变成“小琴”。

与过去的人和物告别的主题也特别能引发她的共鸣。望着满屋的黑色垃圾袋,她会不由得想起2011年的曼谷水灾,以及在那场灾难中遗失的珍贵物品,情绪也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正是这种投入,让茱蒂蒙在杀青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与“小琴”这一人格共存。外貌、着装、谈吐甚至家居风格都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也开始接受极简主义的理念。

“刚杀青不久,在泰国接受记者采访,我会不自觉地用小琴的思维回答问题。经纪人都劝我说:你要快点出戏,把小琴丢在电影里面。”

当被问到有没有什么曾让她“怦然心动”的物品可以与我们分享时,茱蒂蒙意外地掏出了一个饼干盒,里面满满地装着粉丝的来信、朋友的小礼物,以及她为父母和好友拍摄的照片,“我很喜欢摄影,这些照片,尤其是和父母出去玩的照片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

谈中国

感谢中国粉丝,想合作周冬雨井柏然

将时间倒回到4年前,茱蒂蒙的大银幕处女作《天才枪手》在中国内地公映,凭借新颖的题材和过硬的品质意外成为“黑马”,取得了2.71亿的票房佳绩。女主角茱蒂蒙也成了不少观众心中“学霸”和“考神”的代名词。

回忆起这部改变命运的影片,茱蒂蒙感慨地说:“没想到第一部作品就能受到世界各地观众,特别是中国观众的喜欢,也让我有机会能来到中国,认识那么多可爱的中国粉丝。”

她至今仍然记得,第一次来中国时,在机场等待的粉丝们,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聊到中国美食,茱蒂蒙也马上开启了“数来宝”模式:“酸菜鱼、火锅、烤鱼、烤鸭都喜欢。”

茱蒂蒙还透露,自己一直在自学中文,想了解更多中国文化,同时还是一名十足的“剧粉”,“正在追《我亲爱的小洁癖》(沈月、刘以豪主演的青春剧),太甜了。”

在来华宣传的过程中,茱蒂蒙对中国团队的认真负责、有计划性印象深刻,也让她非常期待能与中国电影人合作。最想搭戏的演员是周冬雨和井柏然,“因为我看过《后来的我们》,他们的表演很感人,也很真实。”


值得一提的是,茱蒂蒙的下一部电影《一杯上路》,不仅是她与《天才枪手》导演纳塔吾·彭皮里亚的再度合作,更是由中国公司泽东电影出品,王家卫担任制片人和监制的作品。影片已经拿下了今年圣丹斯电影节的评审团特别奖。

无论是《就爱断舍离》,还是《一杯上路》,茱蒂蒙都在用一个又一个独特且鲜明的角色,向观众展现自己在“美女学霸”之外的更多可能性。

最惹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