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演妈妈被看作“奇耻大辱”?周迅、朱媛媛这样说

阿K 2021.04.08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46岁的周迅给24的窦靖童“当妈”。在清明档新片《第十一回》中,周迅颠覆出演的泼辣妈妈形象引发观众热议。

无独有偶,《我的姐姐》中,朱媛媛的角色也同样是位“母亲”。她通过教科书级的“细节演技”演活了上一辈女性的隐忍与牺牲,赚足了观众眼泪。

再加上她年初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的精湛表现,充分证明:“妈妈”也值得一朵“小红花”。

然而,另一边,陈德容却因为在采访中的一句“演妈妈是奇耻大辱”引发轩然大波。

虽然她事后解释称,这只是一句戏言,要视孩子的年龄和剧本而定,但无疑也从侧面折射出中年女演员普遍的“年龄焦虑”。

“演妈妈”是无奈选择,还是乐在其中?女演员“妈妈焦虑”的背后又是什么?

“妈妈”也可以是最佳女主角

有银幕精灵之称的周迅一贯以灵动的“少女感”著称,但《第十一回》早已不是周迅第一次在影视作品里演“妈妈”了。

《苏乞儿》《窃听风云3》《你好,之华》《红高粱》《不完美的她》里和待映的《涉过愤怒的海》中,周迅的角色都是“母亲”。

周迅在《窃听风云3》中饰演一位单亲妈妈

电视剧《红高粱》里,没有生产经验的周迅出人意料地演活了九儿生孩子时的状态。

她的表演不是套路化的哭天抢地,而是从真实的纪录片中找素材,在细微表情中传递“鬼门关走一遭”的极度痛苦和恐惧。

导演郑晓龙也赞叹不已,称周迅是“演戏的天才,表演的精灵”。

《第十一回》里,周迅出演“母老虎般”的泼辣悍妻,反转演技也备受认可。

被问到如何处理这个与自身性格经历反差巨大的角色,周迅说,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主妇,很爱家人,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

她从她们身上找到了灵感,金财铃身上属于妻子和母亲的烟火气也是周迅选择出演的重要原因。

面对“演母亲”这一敏感话题,周迅格外坦然,“对演员而言,一个角色的丰富程度远比角色的年纪,更值得在意。”

同样因为角色的丰富和突破性,赵薇在婉拒三次后,鼓足勇气接下了《亲爱的》里面的农村妇女李红琴。

化丑妆、说方言、哭到撕心裂肺,赵薇为李红琴贡献了太多大银幕的第一次。她把初为人母的切身感受投射在李红琴身上,演出了角色的复杂情绪,可怜又可悲。

凭借这位特殊的母亲,赵薇一举拿下了多个“影后”桂冠,用实力证明,“妈妈”也可以是女主角。

咏梅《地久天长》里的演绎的“失独母亲”也令人过目不忘。

咏梅虽然在现实中没做过母亲,却用内敛、精准,润物细无声的演技,让观众与角色共情,从青年、中年一路演到迟暮,诠释了一代中国女性的隐忍和承担。

王小帅曾这样评价咏梅,她是一个大气有张力的演员,能沉得住气,像极了俏也不争的梅花。

也多亏了《地久天长》,咏梅接连捧得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多项殊荣,在50岁的关口终于被更多观众“看到”。

天生“妈系”又如何?

从《送你一朵小红花》到《我的姐姐》,两个个性迥异却同样亲切的母亲形象让观众彻底记住了演员朱媛媛。“朱媛媛演技”等关键词也曾登上热搜。

在《送你一朵小红花》里,朱媛媛饰演的妈妈表面乐观豁达,背地里却把所有悲伤和压力都留给了自己。

为了五块钱的停车费斤斤计较;面对乞讨的母子,却一边崩溃怒斥,一边默默掏出一百元大钞,朱媛媛抓住有限的戏份塑造了一个生活化又立体的母亲形象。

她在《我的姐姐》中的表演亦是如此。“吃西瓜”、“医院”等几场高光戏自不必说,朱媛媛对微妙细节的精准处理,更让观众拍案叫绝。

比如,姑妈在离开咖啡厅时,不仅用保温杯打包了剩下的咖啡,还不自觉地舔了下杯边,一个勤俭操持的家庭妇女形象便跃然银幕之上。

连导演殷若昕在监视器后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感叹:“姑妈活了。”

谈到这些教科书般的演技细节,朱媛媛称大部分都是下意识地临场发挥,“因为你就像被姑妈附体了一样”,有生活的底色,这些动作就自然而然地流露了出来。

24岁时,朱媛媛因为出演《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媳妇李云芳名声大噪,成为比海清还早的“国民媳妇”。后来的角色也大多是传统的“媳妇”和“母亲”形象,但这些从未动摇过朱媛媛塑造人物的初心。

“真正的演员在选择时不是看戏的多少,而是看这个角色是否让你有表达的冲动,我喜欢这种接地气的小人物。”朱媛媛这样对我们说。

不仅是朱媛媛,谭卓也算得上大银幕上的“妈妈”专业户。

近几年,在《西小河的夏天》《暴裂无声》《我不是药神》《被光抓走的人》《误杀》《烈火英雄》里,她一口气演了六个“妈妈”。

《误杀》里的谭卓

其中,既有痛失爱女的农村妇女,为给女儿治病跳钢管舞谋生的坚强母亲,也有个性懦弱却爱女如命的“穷妈妈”。谭卓的“剧抛式”演技收获了不少观众点赞。

在同龄大花还在演偶像剧的年纪,谭卓并没有关于年龄的过分焦虑,“每一朵花都会有自己的土壤”,“这个年纪的收获,会超越以往的年纪。” 

同样受制于相对成熟的外型气质,张小斐从没演过偶像剧里的“少女”,面试也曾频频被拒。

然而,也正因为这份独有的亲切温婉,以及多年的演技锤炼,35岁的张小斐,终于等来了真正让自己发光发热的角色——李焕英。

随着电影票房逼近54亿,张小斐的人气也一路飙升。在人人追捧“少女感”的时代,张小斐的爆红就像一股泥石流,证明“妈系”也可以出圈。

“演妈”焦虑背后是什么?

“演妈是奇耻大辱。”陈德容的这句“玩笑话”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中年女演员的普遍焦虑,更是近几年来被频频提及的话题。

一边,女演员的“中年危机”是行业赤裸裸的现实。姚晨曾在一档演讲节目中细数“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明明到了一个女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

不得已,她自己开公司,做监制,拍出《找到你》《送你上青云》这样的女性题材电影。但在一场颁奖礼上,姚晨却拉着宋佳梁静、海清一起站上舞台,对导演和制片人们喊出心里话:

“我只想好好当一个女演员,请导演给机会。”

因为与小自己18岁的吴磊组CP,被嘲装嫩,杨蓉曾在微博无奈地回应:“不是我害怕老去,而是当下的应试环境让女演员不敢老去,我们这一波30+的女演员努力维护着少女人设,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市场需要。”

的确,在同龄女演员还在争相标榜“少女感”,市场还在追捧甜宠戏,社会还在贩卖“白瘦幼”审美的大环境里,“演妈妈”对女演员而言,在现实和心理上都是一道坎:她们怕不演妈妈就无戏可演,更怕演了妈妈就再也演不回少女。

然而,在共情女演员“中年焦虑”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女性话题不断升温,女性题材的市场热度也在水涨船高。

无论是在大银幕还是小荧屏上,都有越来越多的“中年女性”或“婆婆妈妈们”开始从脸谱化的背景板人物中走出,脱胎成一个个鲜活、立体又丰富的角色。

就像上文提到的种种例子,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演员用岁月积淀和精湛演技证明,“妈妈”同样可以出圈和出彩。

在《今日影评·表演者言》的节目中,周迅曾这样分享自己的“中年感悟”:不能给演员灌输20到30岁是最好的年纪,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增多,人的内心才会越丰富。

于是,她勇敢地接下形形色色的“妈妈”角色,在“最好的年纪”寻求着突破的出口。

朱媛媛也感叹:“时间是演员的法宝,在生活中磨着磨着,很多东西就自然而然地长在了身上。”这正是专属中年演员的财富和资本。

在去年的金鸡奖论坛上,咏梅的发言曾博得满堂喝彩:“年龄不是我的敌人。可以不要把我的皱纹修平,那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

我们也希望,无论市场、观众还是女演员们,都能多些这样的自信和从容。

最惹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