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倪妮刘诗诗“住”在热搜,双女主剧要爆发了?

keva 2021.01.13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近段时间,分别由李一桐搭档金晨徐璐搭档文咏珊主演的剧集《了不起的女孩》和《风声》先后与观众见面。此外,由两朵“85花”刘诗诗携手倪妮担纲,《流金岁月》也在一片期待声中亮相。

双女主剧相继登场,率先打响了2021女性题材大戏的第一枪。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风声》水花较弱之外,其余两部双女主剧,皆颇受关注。

截至目前,《了不起的女孩》已经收官,网播热度曾达到猫眼电视剧热度首榜的位置;《流金岁月》播出过半,同样长期稳居电视剧热度排行榜的前列。这两部剧集,更让不少粉丝嗑起了“金桐玉女”和“为倪写诗”的CP。尤其是刘诗诗和倪妮,几乎“住”在热搜里,剧集话题阅读量超过了41亿。

但在口碑方面,上述两部讨论度颇高的双女主剧,整体表现只能算是中规中矩。豆瓣评价上,前者开分7.2,最终定格在6.8;后者开分7.5,目前跌至7.1,且仍有继续滑落的趋势。

双女主剧,成了开年大戏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而高开低走,又似乎成了它们共同的结局。归根到底,是打着“双女主剧”旗号的它们,并未探索出真正切合主题的方法。

伪”独立的人设

《流金岁月》和《了不起的女孩》,都致力于打造独立女性的主角人设。契合新时代独立女性坚韧果敢的特质,这样的设定,确实更容易讨喜。

先拿关注度更高的前者为例。根据亦舒同名小说改编,编剧把故事发生的背景从香港移植到上海,剧集围绕一对好闺蜜蒋南孙(刘诗诗饰)和朱锁锁(倪妮饰)共同成长的经历展开。

蒋南孙,出身优渥的富家小姐,从小生活在象牙塔里,父亲去世后不得不成长为家中的顶梁柱;朱锁锁,胡同里长大的拜金女孩,长期寄人篱下的她,心底里渴望着早日冲破束缚。

蒋朱这对闺蜜,分别映照着上流社会和普通大众两个阶层,她们身上,都不乏独立女性勇于承担,敢闯敢拼的“狠劲”。遭遇家道中落,前者主动与心机满满的男友分手,并留在国内承担起父亲的巨额债务;备受寄人篱下的痛苦,后者在找到工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单独搬出来自己住。

不难发现,做事不拖泥带水,两位女主都竭力立住了刚强理智的“爽剧”人设。但遗憾的是,这样的独立设定,并没有渗透至人物的骨子里去。

双女主剧作为“女人戏”的一种表现形式,理应更加强调女性主角独立成长的过程。但在这一关键点上,《流金岁月》的呈现却比较可惜。每次到了两位主角成长的节点,剧集往往依靠更加强大的女性力量或男性角色来推动情节的转折。

两人坚韧果敢的性格不假,但也不妨碍她们衰落的人生借助外力开挂。

当然,或许会有人反驳,很多成功背后都离不开“贵人”的扶持。诚然,“世外高人”般的小姨,公司老总叶谨言,富二代谢宏祖,围绕在蒋朱身边向她们伸出援手的强大角色确实不少,无形之中,这也与她们塑造的独立女性形象相对背离。

无独有偶,《了不起的女孩》,同样有类似的弊病。陆可在杂志存亡时刻以极强的使命感从普通编辑跃升至主编之职,在面对不善管理,合作难谈等事业困难时,也没少依靠他人的帮忙。

聚焦女性独立或成长的这几部双女主剧,很多主角一定程度上仍未做到真正“靠自己”,而是通过外界力量让角色升级打怪的“爽”得以延续。

“套路”深的情感

“爱情是锦上添花,友情则从不缺席。”这是《流金岁月》编剧秦雯所认为的原著精髓之一。然而,这部双女主剧在爱情线上的勾勒,却略显刻意。编剧眼中锦上添花的爱情,实则花了不少笔墨,且难免陷入熟悉的“言情内核”。

南孙和锁锁,都经历过不止一段感情。巧合的是,她们都属于先遇上“渣男”,然后再收获高富帅的一挂。

从这对闺蜜的官配CP分别为旅欧设计师王永正和“空调王子”谢宏祖来看,她们的爱情线终究没有放弃“公主配王子”,“灰姑娘遇上富二代”的“玛丽苏”戏码。

同样地,《了不起的女孩》亦是如此。感情稳定的陆可,遭到相恋多年的男友出轨背叛,最终遇上了各方面都更加优秀的张芒;游戏爱情的沈思怡,身兼感情施暴者和受害者,却有一个始终爱自己的姚远。

就连谍战背景的《风声》,不苟言笑的特工李宁玉,身边都有一个时刻想守护着她的大队长吴志国。

不得不说,单就这偶像剧般的爱情而言,也未免过于理想主义,从而落入了言情剧的情感套路。

而同样走“CP”套路的,还有双女主剧大力营销的闺蜜情。在秦雯看来,亦舒女郎的世界并不只有爱情,这一点,也高度契合于当代青年女性独立强大的人格魅力。因此,《流金岁月》对于蒋朱这对好友的刻画,没有互撕,没有误会,而更多是互相扶持,互相鼓励。

锁锁无家可归,南孙会毫不犹豫地邀请她到自己家住;南孙家遭遇重创,锁锁则“承包”了姐妹一家的生活。两人彼此都把对方视为家人,向大家展现了一段令人羡慕的神仙友谊,“为倪写诗”,也由之而来。

此外,《了不起的女孩》中“金桐玉女”,沈思怡和陆可则曾深陷误会,皆因沈思怡为了本可考复旦却执意为了爱情报考大专的陆可,当众亲其男友一口,从而致其分手。

但当两人和好之后,她们也可以在对方陷入事业或生活危机之际,时刻陪伴左右,为彼此东奔西走。

实际上,无论是《流金岁月》还是《了不起的女孩》,一刚一柔,本质都是两个性格互补姑娘凑成了一对挚友。前者总能使尽浑身解数为后者遮风挡雨,后者又会为前者献上温暖安慰与鼓励。如此一来,观众便自然而然地嗑起了“CP”。

诚然,“CP”之间热衷发糖,只能为观众提供一时的“甜蜜”。当观众回过头来细心一想,贩卖闺蜜情的背后,反倒是作为女性题材作品的它们,所呈现的现实意义略显薄弱。

再加上,大量的爱情戏亦难免抢了闺蜜戏的风头,一定程度更削弱了双女主剧的底色。当这些套路随着剧集播出而逐渐显露,“老掉牙”的设定最终也消耗了观众对于惊喜的期待。

共情之后,才会迎来风口

当然,虽然《流金岁月》和《了不起的女孩》口碑高开低走,但不妨碍它们为女性题材作品的表达打开了新的思路。从“大女主”到“女性群像”再到“双女主”剧,市场聚焦女性题材的作品,表达形式日趋多样。

而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一部《甄嬛传》彻底拉开了“大女主戏”创作序幕之后,近年来却鲜有同类佳作冒头;2020年,《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联手把“女性群像剧”推至高光;不过,它俩最终也没有守住口碑收视齐飞的辉煌。

可见,“女人戏”的细腻,注定了它并不容易表达。如今,双女主剧频繁亮相,热度颇高。虽然当下内容表现仍略有瑕疵,但起码也关注到女性独立的话题和闺蜜之间的珍贵情谊。至于它是否会是下一个爆款风口,可能则取决于编剧们对于此类作品的更加深刻的解构。

事实上,既融合了“大女主”强调的个人奋斗,也融合了“女性群像”展现的闺蜜情谊,双女主剧其实具有极广阔的发挥空间。

不过,挖掘不深,空谈独立,本该点缀的爱情线成了“玛丽苏”的表现,却是当前双女主剧的创作窘况。那么,如何处理好现实意义和情感意义的交织,如何让更多观众达到共情,显然是创作者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值得期待的是,接下来,蒋勤勤搭档张慧雯的《当家主母》,殷桃搭档吴谨言的《正青春》,“《延禧攻略》姐妹花”秦岚携手吴谨言的《传家》以两位戏骨马伊琍海清主演的《心居》等一大波双女主剧正在酝酿。

下一个“现象级”作品,或正处于它们中间。

放眼未来,平衡好友情、事业和爱情的比重,多元化刻画人物的同时更加关注女性独立的本质,从而在根本上勾起观众共鸣。或许这样,双女主剧,将成为下一个爆发的风口。

最惹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