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她》,狠狠揭了每个人不愿言说的疤

中国电影报道 2020.03.31 来源:1905电影网

《不完美的她》改编自经典高分日剧《母亲》

1905电影网讯 原生家庭之痛。前不久,电视剧《安家》再次引发了网友对此议题的讨论。一个不被爱的童年,影响了主人公半生。而不论是《安家》还是此前的《欢乐颂》,都仅将此话题放在故事的侧面,从未展开。也许是因为它太痛,会触到人心中最深、最柔软之处,编剧便总是避开。而这部剧,将此议题拿到了台面上,它非但不怕痛,连影像和故事风格都充满了悬疑色彩。

你别担心它不好看。这部剧改编自经典高分日剧《母亲》,还集齐了周迅惠英红赵雅芝金士杰四大戏骨。22集里,它包裹了许多社会、家庭问题,需要你一层层剥开,发现——生活中,不易引起关注的尖锐。

家暴之痛 

家暴。在新闻中,这个词无疑是刺眼的。《不完美的她》片头曲,便是由一个个家暴故事拼凑而成。一幅中国地图,一个画面对应一个省。在地图一侧,都有红点标注,该省所发生的家暴案件。

甘肃李清长期被丈夫家暴,2015年6月,丈夫将李清砍伤后驾车冲入黄河自尽;内蒙古的金某常年家暴妻子阿梅,2016年4月,金某将阿梅殴打致死,被判死刑。

……

这些案件,都是真实发生,每一起就如一道伤疤。剧中的家暴故事,是三十年前后的两组家庭。两组家庭里,扮演“父亲”角色的人,都是第一施暴者。

穆莲生原本是妈妈独自抚养的孩子,可妈妈男友的出现,却开启了她的噩梦。玩射击游戏,他让莲生站在屏幕前方,配合枪击声倒下装死,做不好,就要再来一遍。

把莲生放进封口的纸箱子里,让她和母亲玩捉迷藏。

甚至给莲生穿色公主裙,为她涂上口红;把莲生锁在家里,试图引爆微波炉,造成火灾……

对于三十年前,李泽是如何家暴的,剧中并未描述太多,不过,通过几个细节,依然可以看出,他亦是妻子与女儿的噩梦。

在怕火的女儿面前点燃火柴,给她寄死鸟和恐吓明信片。

他还对妻子说,“所有美好都是假的,只有这些丑陋,才是生活的真相。”

这部剧的故事由家暴而起,但家暴,绝不仅存于荧屏之中。据全国妇联数据显示,中国每7.4 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女性平均遭受35次后才会报警。而家暴致死,占妇女他杀死因的40%以上。

家暴,不仅仅只是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体,更有无可量化的心理痛苦。正如剧中的莲生,也许她还不懂“家暴”是什么。但为了活着,她选择维护家暴者。

这,恐怕也是大多数的选择。所以,对更多人来说,面对家暴,勇于承认、指出,便是要跨越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女性”之痛

《不完美的她》,几乎涵盖了女性一生的各个阶段。童年、成年、即将步入婚姻、中年、晚年。每个阶段,都有对应的女性角色。

林小鸥(穆莲生)、林果之、林亦之、林绪之\穆静、钟惠\袁玲。可以说,这是由女性撑起的一个故事。

而这些女性的重重故事线,交织在一起,便诠释了社会中的“女性之痛”。正如《不完美的她》英文译名“Imperfect Love”,翻译过来是“不完美的爱”,也可理解为“有瑕疵的爱”。这些女性,虽不尽相同,但或多或少,都有些瑕疵和缺憾。

童年遭受家庭暴力的林绪之和林小鸥;

未婚先孕,男朋友不仅“妈宝”还在外花天酒地的林亦之;

纵容男友家暴女儿,甚至还想将女儿抛弃的穆静;

认为自己给了女儿最好的爱,却从来不懂她的袁玲和钟惠。

主动或被动下,她们成了不完美的样子。可社会背景下,她们仍是女儿、妻子、母亲。女性应该怎样做,才能做到“完美”?又该如何对待这份“不完美”?

这部剧,给出了其他的答案。

给亦之做产检的医生说:“男人万能借口top1,有些男人觉得女人生孩子就像上厕所一样简单,跟他们的工作相比不值一提。好像女人有了子宫,生育就变成天经地义的事。殊不知,科技再发达,女性生产也如同走一趟鬼门关。”

绪之也发出疑问:“妈妈就一定会做饭吗?”她还教育小鸥,女孩子不能总是讨好别人,“有一天会发生靠山山塌的情况就不好了。”

不一定当了妈妈就一定会做饭;女孩子不靠别人,要自立自强。你看,这份 “不完美”,像太阳底下的另一个影子,在内心深处,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它伴随着你的痛苦,你的软肋。而直面这份“不完美”,就是她发自内心的勇敢。

何以为“母亲”?

《不完美的她》中,有许多母亲的角色。在故事里,她们都是“不完美”的母亲。林绪之收养穆莲生,一部分原因是想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穆莲生身上;

袁玲爱养女林绪之甚过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忽视了她们的成长;

钟惠两难之下遗弃了林绪之,给她造成无法弥补的心理创伤;

林亦之即将为人母,却根本不知道母亲到底意味着什么;蒋母用自己的健康威胁儿子婚姻。正如剧中的母亲一样,母爱很复杂,也有无数侧面。那么,何以为“母亲”?电影为我们呈现了许多不同的模样。

《亲爱的》中,非法收养却视如己出的李红琴,在女儿被福利院领走后,她爬上路灯,只为从窗外看女儿一眼。

《找到你》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就想夺走李捷孩子的孙芳,而她认为自己更适合做孩子母亲。

还有《何以为家》中,只顾生,不顾养育的扎因父母,孩子受尽苦难,在法庭批驳“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

《小偷家族》给了家庭重新的定义,女主人公面对警察发问,“生下孩子就自然成为母亲了吗?”不由让人重新思考“母亲”的含义。

《不完美的她》,也正是“不完美的母亲”。母亲二字,言轻意重。是十月怀胎、腹开七层就能称之为“母亲”?还是好好相伴,保护孩子心灵,让自己勇敢,才是“母亲”?如若两难,何以为“好母亲”?

《不完美的她》正将这个隐痛的、难以言说的话题,掰开了放在阳光下。那些人性的侧面,久未揭开的内心,都在阳光下反射着另一种光芒。而这个答案,要你跟着剧情一起思索。

最惹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