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这部电影里,公开袒露自己的欲望和野心

2019.08.17 来源:桃桃淘电影

嗯,就是姚晨。

她的新片真的很大胆啊!

由姚晨监制并主演的新片《送我上青云》,昨天已经正式上映了。

还记得在之前的桃子评审团,因为你们的投票,它成为下一期评审团的测评影片。

不过,在影院的表现却不是太好,这部“女性题材文艺片”因为“受众有限”、“过于文艺”,排片少得可怜,票房自然不很理想。

虽然主演是姚晨,还有袁弘等人加盟。但是,由于题材不被看好,也没什么经费宣传,影片确实有些可怜。所以,反倒想帮忙吆喝两声,也算是尽力帮帮这些小片子。

刚好,之前在去FIRST的时候,我的记者曾有机会采访了姚晨,也跟她聊了聊这部电影,以及她对自己的定位。

再加上那时候在FIRST,还曾以嘉宾身份友情客串了本片的映后交流,也蹭着看了一场,也感谢大姚的信任吧。

以我个人的观点,挺想撑下这部影片。影片问题一定有,导演部分还是有些不如人意的地方。

但是,她真的很难得,也很少见,所以,才很想帮她多说两句。作为一部女性导演、女性主演,以女性为主线的电影,《送我上青云》所关注的,也都是以女性视点出发的困扰与迷惑。

尤其是,这部电影最难得的是:她拿出很多篇幅,去探讨女性的性与欲望。而且,是非常正面的描绘,没有扭曲和恶搞,更加没有对其荡妇化。就是很坦然地在聊,在倾诉,这在华语电影里,真是相当少见了。

因为,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影视作品里,男人与性的故事,是非常常见的命题,甚至可以恶搞、夸张成性喜剧。但是,从女性视角出发,去谈论这件事,就非常少见了。甚至,还会带来争议,或者是被丑化以及荡妇化……

而《送我上青云》,却是非常坦诚的、严肃的,去聊女人的欲望以及对身体上满足的渴望,不恶搞、不丑化、更不是荡妇式的。就是很心平气和在聊这件事,与聊爱一样。

挺好的。

这也是想要去推荐这部电影的首要原因吧,因为,她又试着,给华语女性题材一个新的视角。真的很少见,也真的很难得。

对于不同的,我始终想更多支持。她未必会让所有人满意,却一定会让某一类人有共鸣。能满足到一类人,其实就很难得了。

不过,今天这篇文章的主角,还不光是这部电影,是的,我们要回到正题。毕竟,我们在FIRST采访的就是她,那就是《送我上青云》的监制以及主演:姚晨。

作为一名演员,姚晨留给大众的记忆点很多。比如大家记忆中《武林外传》的郭芙蓉, 或者是《潜伏》里的冒牌夫人余翠平,都是极有人气的角色。

而如果观察这几年的姚晨,你会明显感受到,她与以往的不同。

给我的感觉,她是个目的性非常强的演员。当然,这里的目的性,不是贬义。或者可以换种说法,叫做活明白了,她更加懂得自己更想要什么了。

稍微留意下大姚这几年对自己演艺生涯的规划,就可以发现。如今的她,在接戏和选择角色方面,都非常谨慎。

尤其是,定位明确。

首先,你会发现,她这几年接拍的电影和剧集非常有限,屈指可数。同时,都很有代表性:

从2018年的《找到你》中的律师李捷,到前段时间热播剧《都挺好》中的高管苏明玉,以及如今《送我上青云》里面的记者盛男。

虽然角色不同,背景,但这几个角色都是都市中独立奋斗的职业女性形象,都有着职业的、干练的、不依附于男性的性格特点。

而这样的角色形象,也让大姚的独立女性形象,更加鲜明和深入人心。

而接下来,正在筹备的,还有她与翁子光合作的电影《桂花飘乡》,她在片中会饰演追凶17年,为夫报仇的报仇的农村妇女李桂英。

虽然,这回不再是都市职业女性,却仍然是一位独立且强韧的女性代表,其实,仍然在她的自我形象设定当中。只不过,是想要在现有框架里,做更多突破罢了。

实际上,理解了她这几年对自己的重新定位和规划,也就能理解,她为什么想要去参与并监制这部《送我上青云》了。

身份的转换,也让她投入更多精力在其中,包括在微博和朋友圈更卖力的吆喝,真是很拼了。用她自己的话,就是拼命的刷脸,其实,还有不停的跑腿。哪怕能加多一个观众,多一个喜欢这片子的人,这份努力,也算是没白费吧。

这也是我打算更多帮忙影片的原因。虽然,我的能力非常有限,甚至是无力。但,该做的,还是要做些的。

接下来,回到正题吧, 在之前的西宁FIRST青年影展期间,大姚带着《送我上青云》也去了。 我们也很荣幸,争取到了采访大姚的机会,跟她一起聊了聊《送我上青云》创作前后的那些事。

而在那时候,她又跟我们聊了些什么呢?

桃桃:您当初是如何看中了《送我上青云》这个项目?

姚晨:算是一个很合适的契机吧,刚好也是到了一个很合适的时间节点。我当时成立了坏兔子公司,我们也需要一部作品来打开局面,奠定坏兔子的气质,我觉得《青云》是符合我们的调性的。

它也在探讨和生命相关的话题,同时它也是一个女性的思维逻辑角度的电影。我觉得它几个条件都综合在一起来看挺合适的,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样一部作品。

桃桃:为什么第一部会选择这样一个体量相对较小的剧本,而且还是跟新导演合作?

姚晨:因为我们是从零开始,之前完全没有过制作经验。选择这样的影片,其实更有把握,相对而言不会有太多压力,也不会对票房有过高的期望。就是放平心态,大家都从新人开始学,学导演、学监制。

桃桃:那这次从头开始做监制,跟之前做演员时,有不一样的体验吗?

姚晨:做演员的时候,感觉演员蛮辛苦的。做了监制后发现,做演员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做演员,你只需要对你的角色负责。做监制,你需要对整个项目,对这个项目里的人负责,肩上的担子就更沉了。

不经历就根本想像不到,虽然之前拍了很多戏,但根本没有参与到制作中去。参与之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学习。

桃桃:以后还有可能继续尝试监制吗?

姚晨:我觉得这片拍完我先好好缓缓,我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也要看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吧。

桃桃:《送我上青云》的女主盛男跟你之前塑造的职业女性形象有所不同,她在事业上略显失败。你在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的体验吗?

姚晨:其实我塑造的这些女性角色,有几个都是现代女性。但她们每个人,不管是从个性、命运轨迹,还是生命形态来说都是不一样的。像《找到你》里的李捷,苏明玉都是生命力非常强盛的,盛男的话,她大部分时间都挺丧的,生命力更微弱,但这几个角色都是内心信念感很强的人。

像李捷、苏明玉,就是感觉身上燃烧着一股熊熊大火,她不会服输,也不会服软。盛男大部分时候,很失败:理想得不到实现,要向现实妥协,当然,她也只是妥协一小部分。

盛男虽然生命力微弱,但她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在这类人的生命中,经常会出现一些惊世骇俗的举动,比如盛男的母亲。她一生都没有自我,但她后来的转变会让你感觉她变得极其自我。

桃桃:您这两年的工作重心都是放在一些女性题材的作品上,是什么让您产生了这样的转变?

姚晨:创作者首先应该想,你自己在经历什么样的焦虑和困惑,因为你的焦虑和困惑也一定是跟这个环境相关的。两年前,我开始慢慢意识到这个市场上给女演员的空间其实是非常狭窄的。

比如说,其实在一些欧美国家,女演员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是非常黄金的创作时期。这个时候是很容易出作品的。因为我们本身就具有非常多的故事性。

但在我们的创作环境中,女演员一旦到了三十多岁,就成了一个被市场抛弃的对象,这是一种会让很多女演员产生生存恐惧的状态。似乎整个环境,对少女对年轻有着一种迷之迷恋和追捧。当然,我们都年轻过,这不是说年轻不好,而是说一个环境只有年轻这样单一的标准是会出问题的。

女演员到了这样的年龄就会被打发去演各种婆媳狗血剧。我自己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到这种集体的焦虑。后来我发现,这种焦虑不单单是属于女性这个行业的。比如说很多女性生完孩子再回到职场,就会被边缘化了,就会觉得你岁数大了。

我发现所有的职业女性都要面临这样的困境,女性一能干就说是女强人女汉子,所有的后缀多少都带着性别上的歧视。种种问题的叠加,让我觉得我不能被动地等待。

在这个年龄,我会对自己想拍的戏设限。我虽然不缺戏拍,但我也不能什么戏都拍。

这个时候,我就想我也别等了,干脆自己来吧。所以就找了几个价值观趋同的朋友,我们就一起做了“坏兔子”的品牌。我希望我们能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吧,不管是社会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是有价值有表达的作品。

桃桃:你之前在《星空演讲》上也有提到类似的女性困境。

姚晨:是,但星空演讲》只是一个引子,随后的《找到你》也在女性群体中引起了很大的共鸣,当时是有五六十篇十万加的公众号文章。我一开始做这件事的初衷可能是想解决个人问题,但当我们开始正视一个个体的诉求、利益时,也是这类群体、整个社会的诉求被正视的开始。

现在已经有一些变化了,我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女演员站出来说出她们的困境。以前没有人敢说自己不是少女了,说自己在职场上面临的被挑剔被选择的问题。虽然有一些人会说她们卖惨,但我觉得她们其实非常勇敢。

而且我特别讨厌卖惨这种说法,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困境公之于众。她们一定会带动大家发现这个行业里存在的一些问题,而不是继续无视、麻木下去。同时,女性题材主义的影片也增加了,我最近看到的一些剧本里就出现了很多新鲜立体的女性形象。

勇气和勇气的叠加,才会推动事情的发展。很多影视作品里的女性角色不再是温良恭俭让的形象了,它是更丰富立体真实的。

桃桃:所以今后还是打算把主要精力放在女性题材的影片上吗?

姚晨:是,但也不是绝对的。

我是希望自己能多做一些,也希望以后市场上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很多事情,不能是光说光呼吁,你得从自己做起吧。我们是希望能通过坏兔子出品的影片让大家看到当代女性的精神面貌,她们的所思所想是什么。

这样之后,我觉得当男性创作者在写女性的时候,就会有更丰富的认知。它会慢慢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会有越来越丰富的女性形象、女性的故事出现在大银幕里、小荧幕里。我觉得一个人一家公司是改变不了这些大的命题,但我相信会出现这样的蝴蝶效应,能带动这个行业,我们愿意做这个扇动翅膀的人。

桃桃:最近有考虑过下一部影片的尝试方向吗?

姚晨:我们现在也有很多的备选项目在做。上影节期间,我们有一个对外宣布的项目——《桂花飘乡》,讲的是农村妇女李桂英追凶十七年,为夫寻仇的故事。

桃桃:这个人物形象跟您以往的角色似乎差别很大。

姚晨:对。但是她们的精神内核依然是不会变的。虽然她们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女性,但你看,她们都会有一个非常坚定执着的信念来支持她所有的行为和举动。

或许是因为在采访前,姚晨刚做完一场映后、一场对谈,中间没有休息过,多少显得有些疲惫。直到采访结束,收起纸笔说“采访结束咯,我的问题都问完了”,姚晨才站起来拍着手说“好哦好哦,采访结束啦”。

语音语调像极了郭芙蓉。

接着,助理敲门提醒,下一个采访十分钟后就要开始了。

翻看姚晨最近一段时间的微博,也能看到她为了影片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宣传着。正如刚刚的采访提到的那样,姚晨在投资之前就知道这不是一部赚钱的影片,这几天的预售和排片也证实了这一点。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费力地宣传?

无非是希望它能被更多的人看见,能有更多人了解当代女性是什么样的,他她们的需求、她们的困惑……

最终,也能鼓励更多的创作者积极地拥抱这样的题材。

最后,这次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不奢望《送我上青云》能有多高多高的票房,只希望她能被更多想要去看到她,或是有类似困惑的观众所看到。

而我(对,我是桃桃啊)也希望,下次大姚在不那么累和忙的时候,可以稍微抽空,我们一起再聊一回,更多聊点更有意思的话题。

总之,加油吧!

最惹眼球

/